集团快讯
新闻中心
关注最新动态和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快讯

央企重组预期升温 钢铁业整合“窗口”开启

2017.08.23 47 字号 A- A A+

摘要:随着中国轻工集团、中国工艺(集团)并入保利集团,加上国资委对“稳妥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的表态,市场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预期随之升温。

国改竞速

未来产业的结构调整过程中,钢企的兼并重组不仅仅只是抱团取暖,而是要强强联手。

随着中国轻工集团、中国工艺(集团)并入保利集团,加上国资委对“稳妥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的表态,市场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预期随之升温。

与此同时,八一钢铁、三钢闽光也先后发布了资产重组的公告,重组标的分别为大股东的炼铁、能源等相关资产,以及关联方资产。这意味着,钢铁业的重组窗口再次开启。

对此,一位不便具名的上市钢企人士8月22日指出,“现在多数钢厂只做两件事,第一是保证高产、稳产,第二就是做好环保方面的工作,避免环保督察所带来的限产、停产风险。目前,还没有听说圈子里的哪家公司有重组的考虑,大家都在忙着赚钱。”

实际上,随着行业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各家钢企谋变的意愿也随之降低,尤其是一些小型钢企并不愿委身于国企,未来并购趋势也将以行政手段主导的,大型钢企间的强强联合为主。

“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依然处于低位,2016年CR10(产量最大10家企业产量之和占该行业总产量的百分比)合计为28995万吨,产业集中度35.88%,比2015年时上升了1.68个百分点。但是这个水平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的,因为2010年的行业集中度为49%。”徐莉颖8月22日介绍称。

央企唱“主角”

2011年2月开始,钢铁行业开启5年寒冬,其间也不乏一些重组案,但多以民营企业为主,如2012年11月方大集团(7.660, -0.12, -1.54%)重组萍钢等。

“一方面跟当时的市场环境有关,另一方面也受到行业政策影响,比如产能不达标的就要淘汰,于是很多小型钢企都选择了联合,抱团取暖的意思更浓一些。”分析师王高8月22日介绍称。

徐莉颖也表示,前几年行业效益不好,那个时候说起兼并重组,有点抱团取暖的意思,一些经营压力大的企业可能有这个意向,但好企业又不愿意带着包袱。“所以,从过去几年经验来看,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道路并不太顺利,一些意向大多在接触的过程中就流产了。”

但如今的情况有所不同,在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之下,钢价、钢企盈利能力双双攀升。

Wind数据显示,今年1-6月,已披露中报的13家上市钢企利润平均增速为326%,南钢股份(5.230, -0.04, -0.76%)(600282.SH)、\*ST华菱更是创下上市以来的利润纪录。

同时,行业景气度也在不断提升。测算数据便显示,一季度,吨钢生产利润平均为480元,到二季度时已经上涨至780元,7月至今平均生产利润已达到940元/吨。

“如果盈利持续向好,除了地方政府促成的,通过企业自发重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一些小型企业也不愿此时出手,除非是对未来行业不看好,或者急于转型。”王高认为。

可见,高利润下的钢企并没有过强的重组意愿,这也与前述钢企人士反馈的业内现状相吻合。所以,“富则谋变”的情况难以出现,更多还是依赖于行政手段所引导的行业整合,如宝钢、武钢的合并。

今年6月初,国资委曾表态,下一步央企将沿三大路径加快深度调整重组步伐,稳妥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

加上国资委直管央企数量已减至百家以内,市场对上述行业央企的整合预期也随之增加。

但是在徐莉颖看来,宝、武合并虽然为行业整合积累了经验,但是后续央企、国企的重组应该有相关的配套政策出台后,才可能全力推进。

重组下一步

如果未来整合重点集中于央企,那么可能进行重组的目标将会十分明确。

宝钢、武钢合并后,目前涉钢业务的央企主要包括鞍钢集团、中钢集团、新兴际华集团,各家下属又分别拥有各自的上市平台。

以中钢集团为例,便下辖中钢国际、中钢天源两家公司,而宝武钢铁集团除了主体宝钢股份外,还实际控制着韶钢松山和八一钢铁。

其中,八一钢铁8月10日重组进展公告称,重组标的为公司控股股东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拥有的炼铁、能源及物流等相关资产,交易方式可能为公司支付现金购买八钢公司相关资产。

福建省国资委实际控制的三钢闽光,也计划向控股股东三钢(集团)等公司购买三安钢铁的100%股权。

两家央企、地方国企的先后停牌重组,所涉及标的又多为关联方企业,这是否意味着行业整合“窗口”随之开启。

“他们都是区域性钢企,并不具备代表性,比如八钢产能退出后,资产需要归类,资产总不能全丢光。”前述钢企人士认为,目前业内关注点主要集中在生产、环保上,很少有人讨论到重组。

不过,《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以及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

“这个目标想要达成,只依靠去产能肯定是不够的,未来产业的结构调整过程,我认为还是会出现兼并重组的阶段。而且这个兼并重组不能仅仅只是抱团取暖,而是要强强联手。”徐莉颖指出。

王高也认为,从产能集中度来看,目前行业还是比较分散,在供给侧改革不断推进的背景下,更多还是以大型钢企重组提高集中度的方式进行的,这也有利于行业去产能,“我们之前有过这个预期,比如河钢、首钢、鞍钢等大型钢企进行整合。”

不过,存在的阻力,同样不可忽视。

“不止过去几年,到现在也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都是面临很大的阻力,这和其他制造业不太一样。”徐莉颖表示,钢铁企业承担着当地税收、就业等等责任,重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以及地方政府间区域权益等问题。